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房是一个比买房更好的选择

2020年10月07日 17:39

关于租房和买房哪个好,一直以来都备受争议,正所谓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不论是觉得租房好的人,还是觉得买房好的人,双方的观点都没有什么不对,就像是买了房的一定比没买房的要好,这个问题的结论也是没什么毛病。所以,今天小编啊少想就还没买房的角度来讨论:买房好还是租房好。

 

一直以来,在我们的固有观念中,买房就是比租房要好,买房叫做家,虽然要承担巨大资金压力,但是最后起码有套房,而租房不过是一个落脚的地方,租到最后什么都没有,还要每月给房东支付租金。

 

在10年前,买房可能是增值,而租房则是消费。但是现在,真的不能确定了。因为以前市值稳定,所以买房好,可以增值。但是现在楼市不稳定,买房未必能带来增值,还要承受远远超出房租的资金压力。

 

就目前来说,租房是一个比买房更好的选择,具体理由如下:

1、租房资金压力小

买房的话不仅要有足够的资金支付首付,还要承担巨大的房贷压力,以及其他的各种装修费用。而租房你只要支付每月的房租就可以了,比买房带来的资金压力小太多了。

 

租房的生活,没有太大压力,轻装上阵奋斗,未来还是可期的。而买房,不仅压力大,还会降低生活品质。如果说,买房是一种投资,那租房就是一种生活,想要投资还是想要生活,还是得看你自己的选择。

 

2、租房有权益保护

目前,租客在楼市里可以享受到很好的保护,目前北京、合肥等城市已经出台了“租房入学”政策,以后就算是租房的家庭孩子也能上学了。

 

再者,现在的租房市场在慢慢转好,参与到租房市场中的主体增多,比如,支付宝推出的免押金租房服务,减轻了不少毕业生的租房压力;还有不少银行也推出的租房贷款业务,帮助了不少租房有困难的人。由此可见,租房者越来越受保护了,权益越来越好。

 

总而言之,租房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毕竟现在租房的体验其实比买房还好,尤其是对那些暂时还买不起房的人来说,租房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小编目前就是租房生活,生活过的也很好,不用担心房贷问题,该吃吃该喝喝该买买。住的不开心还可以搬家,不用长期待在一个地方,现在租房的网站那么多,比如租客网,都是房源。所以租房有什么不好,有钱就买,没钱就租,开开心心,没有烦恼。你们觉得呢?

相关推荐

700亿元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 华为中兴占8成 诺基亚接连出局

本篇文章2403字,读完约7分钟根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官网信息,4月24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2020年5GSA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中采购公示中标候选人,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大唐移动中标。这一结果与此前中国移动的5G基站集采结果基本一致。至此,三大运营商2020年5G基站集采招标尘埃落定,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分享这笔总计约700亿元的大订单。与此同时,5G设备商的市场格局悄然变化,华为和中兴两者的市场份额合计占比超八成,较4G时代出现大幅上升。而上海诺基亚贝尔(以下简称“诺基亚”)却在三大运营商集采中接连出局,公司在电信联通招标结果出炉后发布官方声明进行回应,称尊重运营商选择。今年只是5G大规模建设的元年,随着5G基站后续建设,设备商的江湖或许会掀起新的风云。5G按下快进键三大运营商700亿元招标落幕来源:中国电信阳光采购网据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公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实施5G共建共享,此次共集采约25万个5G基站建设所需SA无线主设备,包括5GSABBU、AAU等,分两个标包。标包一中标候选人有两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标包二中标候选人有四个,分别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联合体、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爱立信(中国)通信有限公司、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标包一的投标报价中,华为和中兴分别为329.32亿元和329.38亿元;在标包二的投标报价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大唐移动的报价分别为329.32亿元、329.38亿元、328.99亿元和188.34亿元。综合各家的报价情况,电信联通此次集采资本开支约为330亿元。虽然电信和联通未公布各家的中标份额,但业内预计华为、中兴、爱立信、大唐移动获取的份额与中国移动此前5G基站集采时的结果差不多,华为获取半数以上份额,华为和中兴或将合计获取超八成份额。在此前中国移动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招标中,华为、中兴、爱立信和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中标份额分别是57.2%、28.7%、11.5%和2.6%。当时,中国移动28省份发布了总需求超23万站的5G主设备采购计划,采购规模在371亿元,旨在保证2020年底5G基站数达到30万目标不变,确保2020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除了新建之外,中国移动还启动了5G二期扩容,规模也超过了4万基站。综上来看,国内三大运营商在5G无线主设备采购方面的投入约为700亿元。根据三大运营商在发布2019年年报时的规划,三大运营商2020年资本开支大幅增加,尤其是5G投资,三家共有1803亿元资金预算用于5G,计划新建50万个5G基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今年5G资本开支预算分别达1000亿、453亿和350亿元。中国铁塔也表示,2020年初步安排资本开支280亿元,170亿元左右用于5G投资。2020年,中国5G建设按下快进键。日前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3月底,全国已经建成的5G基站19.8万个,5G套餐用户5000多万。5G建设包括设计、勘察、招投标等一系列流程,工信部要求企业进一步优化工作流程,抢抓工期,集中资源力量加快5G网络的建设步伐,预计2020年新建50万座5G基站的目标完成没有问题,工信部也鼓励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加强协同,优化5G研发测试,保障5G网络的建设质量,推动独立组网(SA)模式设备不断成熟完善,加快非独立组网(NSA)向独立组网(SA)过渡。诺基亚接连出局回应称尊重运营商决定在三大运营商此轮5G基站招标过程中,诺基亚接连出局。在中国5G建设第一波红利,五大设备商的格局基本确定,华为份额排名第一,中兴通讯位列第二,爱立信、中国信科(大唐移动)位列其后,而诺基亚铩羽而归。此前,在中国移动5G基站集采结果出炉后,网上还曾流传诺基亚向中国联通和电信发函,希望对方能多方考量的文件。不过随后,4月6日,诺基亚也对该流传文件发布了官方公开信称,公司尊重中国移动的决定,将坚定不移继续服务中国移动,上述流传信函不代表公司立场和态度。而此番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5G基站主设备联合集采中,诺基亚仍然未能入围。对此,诺基亚发布官方声明表示,公司植根于中国市场近40年,作为中国运营商的长期合作伙伴,公司尊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决定,对中国的承诺保持不变。诺基亚在声明中指出,5G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诺基亚贝尔将加倍努力,继续强化端到端产品和技术创新优势,在5G增强技术,O-RAN,边缘云,原生云化网络,智能运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数据中心,5G双千兆网络等领域助力运营商和企业用户提供网络和数字化服务和解决方案。据了解,诺基亚之所以不能入围,更多还是技术上的原因,由于电信和联通5G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相关无线基站均要求具备200MHz带宽的支持能力,而诺基亚研发重点在5G毫米波和欧美市场,在中国5G频谱等技术的定制产品上投入较少,表现不及华为等厂商。

2020年04月26日 14:19

深陷瑞幸困局,神州优车自救出售持有资产获2.5亿“救命钱”

由一杯倾倒的咖啡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在神州系企业之间持续发酵。停牌2周再复牌,神州优车依旧没能褪去股价暴跌的阴霾,4月21日当天股价跌超28%。相比坐以待毙,神州优车选择自救。4月21日晚间,陷入“风雨飘摇”局面的神州系企业——神州优车发布临时公告称,公司拟向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优车产业基金)或其子公司转让其所持有参股河北幸福消费金融39.25%股权,预估转让价2.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股权。这意味着,通过出售持有资产进行“自救”的神州优车,总算拿到了一笔“救命钱”。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优车产业基金的实际控制人,是大钲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黎辉。资料显示,黎辉曾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另一方面,大钲资本不仅是瑞幸咖啡A轮、B轮的领投方,还是瑞幸咖啡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者。“熟人”接盘的故事,在神州系企业中并不陌生。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河北幸福消费金融本身却是一个“烫手山芋”。公告显示,继2018年亏损1328万元后,截至2019年12月31日,河北幸福消金审计总资产为72.3亿元,负债总额高达65.9亿元。换而言之,截至目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尚未实现扭亏转盈。这一“割肉瘦身”谋求资金输血计划的背后,亦是神州优车谋求自救的无奈之举。此前,4月2日,受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影响,同属“神州系”公司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股价均遭受剧烈震荡,仅1天后,神州优车股价便大跌21.75%。自4月7日起,神州优车开始停牌。股价暴跌的背后,则是神州优车深陷债务风险。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影响,神州优车方面也坦言,“已经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若挤兑情况发生,将对公司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持续经营。”近日,神州优车发起了多项自救行动。4月20日晚间,神州优车主办券商中金公司发布提示公告称,经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神州优车股票自4月21日起恢复转让。若与AmberGem交易全数交割,神州优车所持神州租车股份比例下降至约8.81%,也将不再是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对此,神州优车方面解释称,“为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相关传闻引起股价异常波动,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如今,由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神州系,正深陷“风雨飘摇”的局面,而神州优车自身也面临着不小的危机。此前,神州优车原定于今年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据其主办券商了解,截至目前,其2019年年度报告编制工作尚未完成,按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如若神州优车在今年6月30日前仍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该公司股票将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风雨飘摇”中的神州优车,又该如何破局?

2020年04月23日 16:53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